學生操練試卷 節錄謝錫金教授於新聞透視的訪問

介紹

全港性系統評估TSA,取代學能測驗十一年,作為評估學生在中英數的基本能力水平,但近年的題目被指越出越深,例如閱讀理解的文章篇幅越來越長,所為何事呢?學生無法應付下,家長、老師及學生惟有操練,以符合要求。考試繼續存在,學生繼續操練,已成為香港甚至亞洲的讀書文化,但操練卻減低學生對學習的熱誠與興趣,部分家長學者希望能減少考試,還小朋友愉快童年,香港教育制度,何去何從呢?操練文化,誰的責任?